北野

自娱自乐

『所以说占卜书都是用来骗小女生的』

不过有时候小男生也会被骗倒。



✦✦

知了还存在的、即将进入秋季的那个九月杏跟偶像科的天才相遇了,对方嘴里说着她听不懂的话抱着乐谱与她擦肩而过。奇怪的人。这是杏对他的第一印象。


梦之咲不缺怪人,但这种满脑子外星人,自称做出来的曲子都是宇宙级遗产,开口大宇宙闭口哈哈哈的类型,在这一堆怪人中也显得稍微有那么一些格格不入。又或者说,这位“赤裸的国王”,在学院中竟然连“奇人”的名号都没有得到,也是颇意外了。


凭着producer的身份对于Knights的了解逐渐深入,偶尔看着他在空闲的时候趴在弓道场的地上悠闲地摸着猫下巴,阂上那双细长的眼笑——也总算是对这个奇怪的国王有些改观——月永レオ似乎是个温柔的人。当然这说的也许是常态之外的温柔。


不过这份对月永レオ的记忆大概是无法找到一个词来形容的,因为杏总可以在他身边找到更多的东西。



哪一次他拉着她从准备室窜上舞台,“她是我们的同伴,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抛下同伴啊!”他就这么说了。在镁光灯的照射下她的脸有些发白,却拼命扯出笑。


——似乎感觉到她冰凉的手掌,那人不由得握紧了些。


呼吸短暂的停滞。


明明不是合规矩的事,但是月永レオ这样做了——这是他在告诉她:她的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的证明,在他们接受掌声和鲜花的时候,她也同样应该得到这些。她再看向月永レオ,他碰巧也再看自己,然后绿色的眼睛好像闪闪发光的星星一样,脸上露出了迄今为止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


这次轮到心脏漏跳一拍,她的脑子一下转不过弯来。





“这么看来,前辈是火星人呢。”


她故意将书页翻得哗哗作响。这里应该是杂物间,被司君拜托,特地来寻找他们故意走丢的国王大人。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说不定,在经过杂物间的时候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恍惚中看见某人那耀眼的橙色头发。


接着就如同数天前发生的一样,那人瘫在地上不愿意挪地,哪怕是到了练习时间,也大喊着: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的话就无法接收到来自宇宙的电波啦——”


“杏真是讨厌啊——不要扯我嘛——!”


“打扰天才的创作小心被外星人洗脑哦让你只会说うっちゅう——”


没办法像大神晃牙那样把他扛着拖走,虽然他的确不高,但对付月永レオ她还是有些吃力的。蛮力对抗过后她扶着墙喘着粗气而对方变本加厉地干脆趴在地上,脸下压着未完成的曲谱,另一只手飞快地书写着什么。


反而来了灵感吗……她腹诽着,叹了口气,Knights的练习有着濑名前辈主持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那就偷一会儿懒吧。这么想着她伸手向包里抽出来的一本连胶带都没拆开的书。



鬼迷心窍了!她看着书的封面倒吸一口凉气,克服掉自己想要把书扔出去的冲动,沉住气。


绿色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六星占术。





她好像故意说给他听一样,“我的话,嗯……木星人?是这样吗,认真且正直……的确……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其实这些是不能信的啦——明明都是人类写来自己骗自己的。”这么说着的月永レオ没有转头,刷刷地,手里的笔没有丝毫停顿。


“是这样吗,”她看着他的背影,跪坐在一边,“但是前辈,上面说火星人一般都是聪明、自信而又固执……”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宣告着夜晚到来的街灯亮起了,校外的街道已经灯火通明。


“已经这个时候了!抱歉,前辈,我先走了。”她抿了抿唇,今天的拉近距离计划好像又失败了呢。她胡乱地收好包,捋了捋凌乱的刘海,刘海有些长了,甚至挡住了视线,但是她并不在意——甚至还有点庆幸,庆幸这样他就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了。她说着明天见,然后苦涩地笑了。




“好想放弃啊。”她对着夜空中的风说了出来,可惜四周没有人。真想让他知道啊,看看他知道自己的恋情后是什么反应,哪怕她知道不该把这种事托付给风。


她不知道自己跟他合不合适,她只知道自己只是想要跟他在一起,简单地喜欢上一个人,简单的一份恋情。


她离开了,月永レオ还留在原地。她不知道的是他的笔早在不知道多久前就停了下来,无法继续写下去,一切的灵感都好像被风吹散了一样,没有了后续。


哗啦啦,哗啦啦,风吹开的书页在作响,月永レオ一个激灵,发现那应该是她刚刚落下的那本所谓的《六星占术》。


她不像是会信这些的人,以前也从来没有跟大家、或者自己提起过。这么想着的他脸上一直以来嘻嘻哈哈的笑容消失了,眼神甚至有些锋利。


视线辗转,最后还是落在那本书上。刚刚自己还说不相信的来着,现在在翻书的人又是谁啊。


他往后翻了几页,发现关于相性的字眼开始多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开始找火星人和木星人。视线往下,映入眼帘的“火星人•木星人”,他屏住了呼吸。


“火星人•木星人……相性不太高,不太适合做恋人。”


“……”


想说些什么却硬生生地咽了进去,口癖没有再说出口,嘲弄的笑声也没有,气氛变得诡异了。


明明知道这种所谓的“六星占术”都是骗人的把戏,明明就算是到这一刻也没有想要相信的。他的指尖落在一点也不复杂的句子上,不用思考就能够看懂的程度。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呢。月永レオ“啪”地合上书,喃喃自语:

“其实呢,我仅仅是个地球人罢了。”





隔天的午后,杂物间里并没有见到怪人国王的身影。转校生扶着额思索片刻,在学校后边草坪的一棵树下找到了睡着了的国王大人。不出所料,月永レオ身旁散乱着许多纸张,她想着真是辛苦呀有没有好好吃饭呢真打算帮他收拾好,却发现那些本应该写满音符的纸张只是空白的,纯粹的白,就像这几天她的脑子一样:一想到自己的没有未来的恋情就死机。


她抱着纸张悄悄地靠在他身边,心跳很正常,秋风偶尔撩起他们的额发,带着万福之音轻轻飞过。


她看着他。


明明不是第一次这样注视着这个人了。


午后的校园很安静,能清晰听见的就只有他在她身边发出的绵长的呼吸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她谨慎地靠着,虽然看似亲密但是并没有压在对方身上,并且他正毫无所知地陷入沉眠。


偏移了一点视线,果然还是落在了他的五官上,虽然那双绿色的眸子现在闭上了,但并不难相信每次他睁开的样子,舞台上的他眼睛明亮又充满激情。明明一直没有注意,只是最近才开始,用女孩子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新恋情,想着他的容颜真是非常美貌的,虽然并不失男孩子的气度,偶尔也会露出狂傲的表情。当然只是她自己这样觉得也说不定。


是因为这几天都忙着作曲的缘故吗?也有可能是陷入了瓶颈,从前几天开始就忙个不停,今天终于撑不住在草坪上睡得那么沉了吧。


“可以……再靠近一点吧。”她这么想着,解放了自己的部分力量,这时的月永レオ支吾了一声,皱了皱眉。


……!吓死了。她僵硬着身子重新放送,最后头靠着他的肩膀上。因为他是低着头,所以她要看清他的脸,必须稍稍抬头,这也使得两人脸的距离越来越近。


长得真是很好看呢。睫毛很长,嘴唇薄薄的,微微张开,吞吐着气息。




噗通,噗通。是自己的心跳。对方的呼吸声几乎听不见了。




咫尺的距离,也就几公分罢了,她毫无意识地凑上去,令人晕眩事物就在眼前,恋情总会让人的脑子过热不就是如此么?




“唔。”


她仿佛清醒了一般停了下来。“我在做什么啊。”胸口闷得厉害。


她转过脸,不再注视着他而是看着前方。但没人知道她的眼神沉重得像是看久了万年。


她张口,语气诚恳得不像她,声音平缓而寂寞:“前辈,之前的话,都是骗人的。”


她继续道:“我不希望你成为宇宙人,无论是火星人,还是其他什么的,都不想。”


月永レオ还在睡梦中,她没有停下,声音轻轻的——


“我喜欢前辈,真的很喜欢。”




她似乎能想到若是清醒着的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肯定是笑着说着同为宇宙人你能够喜欢我真开心呀我也爱你哟这样又被敷衍过去吧。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真是聪明,就这样表白了自己的恋情,当着自己喜欢的人面,只不过对方不知道罢了。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要知道两个人的恋情是非常难得的。因为两情相悦,就像黑夜里擦亮了火柴一样,根本不用再昭示出他已经是你的合法拥吻对象了。你要把你喜欢的东西都给他,你要和他去吃你觉得好吃的,你只要以他为中心,去分享你的一切就好。


所以的确一个人的恋情比两情相悦容易得多,你的恋情是以你为中心,你是自私的本体;而两情相悦不仅有你还有你所爱的人,自私又无私,无比挣扎与纠结。


恋爱真是一件难事。我愿永远自私,她这么想着。




然后杏闭上了眼。





午后二时十三分。夏末的阳光还比较温柔。


月永レオ睁开了眼睛,动了动肩膀,靠在上面的转校生似乎要滑下去,被他轻轻搂住。


回想着什么,国王又露出了与往常相同的笑容,露出虎牙的那种。


“你的信号,我已经接收到了。”


然后他帮睡梦中的她撩了撩鬓发,最后干脆让她躺倒在自己的膝上。


抓起那只白皙而纤细的手腕,在手背上轻啄了一下。



笔又开始刷刷地动起来,书写着流畅的音符,毕竟,天才君的灵感正在不断涌出哇。


“这次可是宇宙级的遗产啊哈哈哈——”


他脸上的笑大概从来没有那么灿烂过。



“等等,等一下哦,杏!”


再稍等片刻,月永レオ一定回应这份跨越了几亿光年的心意!



哪怕是火星和木星的距离,又或者是迟钝的地球人们在他们的母星上相隔遥远——

“H——I——”

“U——CHU——”

“起码现在我们的通讯还顺畅吧!”



恋情其实都很美,要是有空你就写出来,等谱成曲了这美就可以给大伙看一看,这世界也就姹紫嫣红开遍了。



END.

这是第一次写的es同人

评论
热度(61)

© 北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