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头像by组犬亲❤
✦乙女党,近期Fgo
✦达·芬奇激推し

【青蓉】 《山海》

太好了……他们俩太好了(哭出声儿

342422:

 @落翼 ,感谢太太的py梗,爱您❤❤❤

 

★OOC慎入
 

★短篇完结

★R18慎点

 

以下正文:

1.

 
“我觉得他俩是真的有问题”,张楚岚喝了口豆浆,手舞足蹈的开始比划

 

“你看,他俩今早是这样打招呼的”,他边说边伸手揉了把身边宝儿姐的腰,冯宝宝不明所以,照葫芦画瓢的反摸了一把,大概是力度没控制好,张楚岚尖叫了一声然后远远跳开

“宝儿姐,你是想谋杀亲夫吗?”

 

徐老四闲闲的摊开了份早报,嘴里叼着的烟卷让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自己还是个雏呢,还有闲空搁这操心别人!”他说着还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喂!徐老四,你别以为你是我上司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啊!”

 

“我说的不对吗?”,徐老四啪的一声撂下报纸,“难不成你看上人家傅蓉小姐姐了?”

 

“哎,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啊!”张楚岚边回话边拿眼睛去瞄在一旁发呆的冯宝宝

 
 

“要不就是你爱上了诸葛青,无法自拔?”

 

 
“四哥,我觉得外面这空地不错,要不咱们出去练两手?”

 
 

“你们现在才发现吗?”,默不作声的冯宝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俩不是早搅上了吗?”

 

冯宝宝顶着一张三无脸,可张楚岚就是觉得她这语气里带了三分疑惑七分鄙夷,他和徐四面面相觑,觉得这消息着实有些刺激

 
 

 
“诸葛青,傅蓉,他俩,有一腿”

 
 

冯宝宝像是怕他俩没听清,字正腔圆的复述了一遍,门外傅蓉敲门的手就这样定格在了半空

 

 
她现在有种想要去死一死的冲动,当然,如果她没那么快逃离现场,就能听到接下来更劲爆的消息

 

“宝儿姐,你怎么知道的?”

 
 

“诸葛狐狸说的”,冯宝宝歪了歪脑袋,“准确的说,他原话是——我目前,是单方面想和她有点什么关系”

 

  
冯宝宝这话得从两个月前开始说起

 

龙虎山的灵玉真人给张楚岚打了个电话,大概意思是老天师要下山逛逛,不出意外会路过他这,让他多上些心。

 

这话其实是张楚岚自己总结出来的,张灵玉平常挺稳重一人,偏偏这次奇了怪了,说话三句并做两句,急急忙忙的不知道要去做些什么,挂了电话的张楚岚挠了挠后脑勺,总觉得自己像是听见了夏禾姐的声音

 

话毕竟送到了,他晚饭间也就随口提了几句,刚进公司的傅蓉立刻拍着胸脯揽下了活,她做饭是把好手,会做也乐意做,来这几个月,连冯宝宝都被喂胖了一圈

 
 
这边傅蓉兴高采烈的准备,毕竟一切尘埃落定后,大家也是很久没聚。一群人左等右等,老天师没等来,提着蛐蛐儿遛弯儿的王道长倒是等来了几回,还是正巧赶着饭点来的那种

 

 

张楚岚觉得这些术士别的不行,投机取巧倒是一把好手

 

“哎我说王道长,你这好歹也是个大户人家,不至于连饭都吃不起吧?”

 

 
扒拉着饭碗的王总左右开弓正吃的不亦乐乎,

 

“嗨!你是不知道,自打我下了山,我爹那是三天两头催着我找对象,我在家里根本蹲不住,这不就带着我家二毛三毛来找你们了,傅蓉妹子你这糖醋排骨做的不错啊!”

 
 

“好吃你就多吃点”,收到夸奖的傅蓉笑眯眯的把餐碗往他面前推了推

 
 

 
“你们这些牛鼻子道士不是不近荤腥嘛!”

 
 

 
“嘿嘿,百无禁忌,百无禁忌”,他说着又往嘴里填了一块

 

“我们这可不收吃白饭的,这样,王道长,帮我算一卦吧”,张楚岚说着就把左手伸了过来

 

 
“算什么?”,王也装模作样的瞄了一眼


“姻缘!”,张楚岚有些兴奋

 
“嗨,你还用算姻缘,童子之身,一日不破 , 一日无缘~”,王半仙啪嗒一声放下碗筷,也不管旁边那位惨兮兮的脸色,抓了身旁傅蓉的手仔细瞧了瞧

 

 
“要我说,真要说姻缘,傅蓉妹子倒是真有一份”

 

“蛤?我?”

 
 

“对嘞!就是你!我算不出来这人是谁,妹子我可提醒你啊,你要是不想要,最近小心酒水之类的东西”

 
 

“行,王道长既然说了,那我怎么也得信上几分”,傅蓉拍着胸脯保证

 

 
两天后的傅蓉光着身子坐在她房间里的大床上时,满心都是想着能不能穿越回去,给当时的自己拿红笔画个重点————注意酒水!!!

 

 
诸葛青是在傅蓉算完姻缘的第二天来的,也是踩着饭点,张楚岚扶着额觉得这群人最近是怎么回事,一个两个蹭饭蹭的倒是勤快

 

 
“我可不是来找你的”,诸葛青抬了抬下巴示意在厨房里忙活的傅蓉,“我是来找这位”



 
张楚岚冲他翻了个白眼,明显是觉得两者根本没差,他转身吆喝了一身,“傅姐,老熟人又来找你啦!”

 

傅蓉被他吓得一抖,手里的刀差点没拿住

 
 
“小心些,真伤到了怎么办?”,来人扯着她的胳膊忙将她拉到一旁

 
 

“诸葛青,你怎么来了?你几天前不是刚刚过来吗?有事?”,傅蓉有些惊讶

 

“你说我怎么来了,前两天我和你通电话我要来,你这就忘了?”

 

“你不是吧,这么认真,可别开玩笑了”,傅蓉掐着腰觉得事情走向有些魔幻

 

“走吧,找个地方慢慢聊”,诸葛青偏头示意她跟上

 
 

傅蓉觉得这回他要说的事可能真的不太好办,能让诸葛青这么犯愁的事还是几年前那回,她想着就随手提了几瓶酒,跟着他上了天台

 

“我喜欢个姑娘,可人家看上去对我没什么意思”,诸葛青拉着她找了个视野开阔的角度坐下,往远处看就是万家灯火

 
 

傅蓉翘瓶盖的手一顿,“还有你诸葛青搞不定的人?”

 

“可不是嘛,我跟在她后面跑了两年多,三天两头往她身边凑,一开始还能撩的动,后来就变得无动于衷…………”,他像是有些沮丧

 
 

“不是我说你,还国手,啧啧”,傅蓉喝了口酒,宽慰似的拍拍他的肩,“你要是真喜欢人家姑娘,最重要的,就是这颗真心”

 
 

她拿手贴了贴自己心口,又放在诸葛青的胸口,“正经姑娘喜欢正经人,你这样的,一看就不靠谱”

 

“是吗?”诸葛青也灌了一口,“那你说说,怎样才算真心?”

 

“我怎么知道,这得看你然后还得看她”,傅蓉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看上去有些醉,她穿的单薄,被夜风一吹就打了个寒战,诸葛青忙站起身来扶她

 

“可别光说你了,王道长昨日给我算了算姻缘”,她觉得眼前的诸葛青有些多,于是伸手点来点去

 

“哦?他怎么说?”,诸葛青忙搂了她的腰身,扯着她往楼下走,他本意可不是把她喝趴在楼顶

 

 
“王道长说,他说啊…………”,她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哎,他说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诸葛青叹了口气,显然没想到她醉成这个样子,“来,房间到了,拿钥匙开门”


傅蓉抖抖索索的在口袋里摸着钥匙,拿到手跟得了帕金森似的怎么也对不准口,诸葛青只能握着她的手去对,好不容易开了门,他就被人按在了门板上

 

“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她伏在他胸口抬头望他,眼里醉的雾气朦胧,看的诸葛青心下一动,“哦~说到………你得有真心………然后………然后………你得这样………”

 

  
傅蓉蓦地凑上去,在他侧脸印下一个吻

 

 
诸葛青愣了愣,他扶着她肩膀,低低的开口,话音里意味不明,“傅蓉,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诸葛青,你是诸葛………唔…………”

 

 
她话没能说完,剩下半截被吃进了吻她的唇里

 
 

分不清谁开始主动,唇舌交替间只闻得几声满足的叹息。低喘,汗水交织在一起,傅蓉被折腾的不大舒服,她仰起身来想要挣脱,又被身上的人重新扯回情欲的漩涡,朦胧间她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嗓子发哑,说不出话来回应,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酸涩,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迷迷糊糊的想自己大概是个坏人,又觉得放纵一次也罢,身体的快感逐渐堆积,她昏昏沉沉间攀紧这惊涛骇浪里的唯一一根浮木,睡了过去

 

2.

 
 傅蓉是被晒醒的,她扶着发胀的脑袋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是在卧室

她昨晚好像喝大了,然后呢?她摸了把空荡荡的胸口

卧槽!!!她昨晚跟人乱了!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显然是昨晚的那位在洗浴,傅蓉扯着被单挡着上半身从床上坐起,瞄见床边的碧色玉坠,整个人都呆了一瞬

 

昨晚和她乱了一个晚上的人是诸葛青!

 
 

这件事冲击有点大,她缓了缓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升腾出几分庆幸

 

怎么会是他
 
幸好就是他

 

她突然觉得这个想法有些羞耻,沮丧之际听见浴室的水声停了


诸葛青要出来了

 

傅蓉是个心大且怂的人,她自认为惹不起这位祖宗,于是第一反应就是跑。门离里屋太远,她想了一瞬记起自己的房间在三楼,她瞧了眼近在咫尺的窗口,三步并作两步从床上爬起,下床时脚下一软,两条腿都在打颤,她抖抖索索的边套衣服边在心里骂娘

  

这死狐狸可真能折腾,她揉了把腰,小心翼翼的攀上排水管道,开始一节一节往下蹭

 

诸葛青在浴室里就觉着不大对劲,急急忙忙套了件浴衣,门一开就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他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抬脚就去追,步子刚到门前就猛然一惊,门还是反锁的

 

这祖宗是爬窗跑的

 

傅蓉抱着水管一节一节往下蹭,快到底时终于舒了口气,她轻轻往下一跳,预想中落地的踏实感没有到来,她跌进了一个怀抱

 
 

“修水管好玩吗?”,轻飘飘的声音从她耳后飘来

 
 

傅蓉浑身一凛,这他娘的是抓包现场啊。她死命挣扎着跳脱,然后拔腿就跑,接着就被人扯着衣领拉了回来

 

“还想跑?”

 

“没…………没跑,哈哈哈”,傅蓉尴尬的转过身来,诸葛青穿着浴袍松松垮垮的站着,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无奈感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何必呢?”

 

 
“最起码可以多活十四天”,傅蓉苦哈哈的回到

 

“你就这么讨厌我?”

 
 

“不是不是………”,傅蓉忙摆手否认,她伸手挠着发尾,“就是………太没有实感了……我俩………”,她说着说着就比划了起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诸葛青突然伸手抓住她乱比乱划的指尖往他胸口一贴

 

 
“这样呢?还是没有实感?”

 

傅蓉怔了一瞬,她慢慢抽回指尖,摇了摇头,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不是,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要追下来,我自知没有千般好处让你挂念,我刚刚想了想,你不用心怀愧疚,我不是那种会缠着你不放的人,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行啊,既然你这么想,那我换一种说法”,诸葛青微睁的眼睛闭了闭,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像是在做个不得了的决定
 

“是这样,你昨晚睡了我,我希望你还有点良心,对我这个良家妇男负起点责任!刚刚不是还初一十五的和我讨价还价吗?那我希望,你在十四天后给我个让我满意的正式答复”

 

傅蓉心里为数不多的难堪被他这话扫的荡然无存,过了几分钟,她才从这个冲击中回过神来,她从牙缝里努力的挤出了几个字

 

“诸葛青,你可是真不要脸!”

 
 

“是吗? 你既然这样说了,我就当你答应了,别忘了,十四天”,他顺手拍了拍傅蓉的臀,临了还不忘提醒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回去好好休息,昨晚着实累着你了…………”

 

傅蓉:…………………

 
 

诸葛青这十几天确实没闲着,无时无刻不在调戏她,像张楚岚说的搂腰搭肩他做的不要太顺手,偏偏所有人还司空见惯一般,留傅蓉一人躲也躲不开,苦也没法诉

 
 

这人太会缠人,偏偏又拿住她最受不了甜言蜜语这一套,诸葛青在这方面是老手,傅蓉实在怕了他

 

第十三天时,傅蓉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要不还是跑路好了,她收拾好包裹偷偷摸摸的出门,刚进过道就被人捂住嘴,一把扯进了个不知名的房间

 

对方好像熟知她一切套路一般,傅蓉还来不及出手就被按在了房门上,下一秒温热的唇贴了上来,是她熟悉的弧度

 
 

傅蓉闭了闭眼,认命的撤了身上的力气,对方好像很满意她这般做法,钳着她双臂的手掌也对应的撤了下来。他吻的有点着急,舌尖迫不及待的往她口中探去,邀请她共舞,刚放下的手掌贴上她的腰肢,探入衣服内缓慢的揉捏,然后一路向上,轻巧的解开了她的内衣搭扣

 

傅蓉觉得自己浑身像是着了火,被他吻着的地方是,他手掌所到之处也是,她闭着眼睛不知所措,恍惚间觉得像是回到了那一晚。下一秒,她被冰凉的触感唤回现实。她努力的向下瞧了一眼

 
 

是诸葛青碧色的玉坠,刚好落在她胸前的两团丰盈之间

 
 

强烈的色彩差异刺的她脑子一懵,瞬间清醒过来,她开始努力的挣扎,身前人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指尖恰巧停在她的脖颈,傅蓉猜测那大概是个要把她拉向他的动作,她差一点就和他一起沉沦在夜色之中

 
 

诸葛青不再动作,喘息声逐渐平复,他瞧了眼还在傅蓉胸前的玉坠,低低的笑了一声,俯首在她胸口落下一吻

“很好看,你和它都是………”,他用指尖挑起细线在她面前晃了晃

 
 

傅蓉推开他去扣松了的内衣搭扣,她有些气闷,总觉得自己受了些不公平的待遇

 
 

“我还没气你居然先气了?”,诸葛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不想着跑,我会这样?”

 

  
他说的好像也没错,傅蓉气势瞬间弱了下来

 

“我有事要处理,今晚就要走”,诸葛青靠着门闲闲的发话,傅蓉猛然回过身来瞧他,嘴角是努力压制住的笑意

 

“别高兴太早,我可什么都没忘,再等些日子吧,你总得给我答复”,他理了理衣领抬脚往外走

 

“对了,你们公司最近有个杨家村的案子,你别接知道吗?”

 

傅蓉只觉得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也不管他说什么,只管胡乱的点头

 

“你啊!这么开心,怎么也不想想我有多难过”,诸葛青觉得自己着实有些受伤,他在她这可还真是没名又没分

 

“好好照顾自己”,偏偏他点子最多,偏偏他又舍不得往她身上用,最后也只是摸了摸她的发尾,轻轻咬了咬她的嘴角

 

诸葛青走后,傅蓉没立即离开,她趴在窗口望向大门,没多久,诸葛青拖着箱子出现,她立刻缩回脑袋,只露了一双眼睛往外望,她瞧着诸葛青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诸葛青在楼顶时说的她不是完全不懂,只是她装傻,诸葛青也不着急逼她,陪着她一起装傻。他这两年时常往她面前凑,真话假话掺和在一起,她说不心动是假,只是她经历了前面几段失败的感情,已经不知道这样子算不算爱情,只觉得这可真是个磨人的东西,她输不起 ,也觉得折腾,她歪着脑袋想了想,下了决心

 

一望可相见,一步一重城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当断则断,不要也罢

  

3.

 徐四跟傅蓉说有事要她去办时,傅蓉明显是已经忘了诸葛青临走时的交代,她一口应了下来,然后和冯宝宝连天加夜的赶路,终于在出发后的第五天赶到了离杨家村四里外的地方。她俩在路过的集市里批发了一堆二锅头,现下停了脚步干脆人手一瓶,对着月亮就喝了起来

 

傅蓉到底心里有事,这件事说起来他俩都不对,诸葛青怎么就能一副死乞白赖摊上自己的样子,她自觉高攀不起,也不想去理。她思来想去,决定下次要是见着他面一定要和他说清楚

 
 

凡人吃五谷杂粮,当然有六欲七情。她和诸葛青虽然都是成年人,可谁规定成年人不能犯个错。傅蓉抱着酒瓶,安慰自己也没亏本,她咬着吸管和冯宝宝对吹二锅头,晕头晕脑间就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不就是睡了一觉嘛,有什么大不了,姐就全当睡了个活好的帅比牛郎还是一毛不花的那种”,她捂着脸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宝儿姐,我心里难受”,她靠在冯宝宝身侧,吸了吸鼻子,“我是不是特蠢,三番两次栽在一个地方”

 

冯宝宝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摸了摸傅蓉毛茸茸的脑袋,又递了瓶二锅头,简单粗暴的开口

 

“谁惹了你,拿刀,姐带你弄死他!”

 

傅蓉噗嗤一声笑出来,“宝姐说的对,来,再喝!”

 

傅蓉第二天是被太阳晒醒的,她眯了眯眼,然后几乎是反射性的摸了把衣服还在不在。冯宝宝在一旁捡瓶子,一排排摞好后拍了张照发给徐四报销

 

“我俩昨天喝了这么多?” 傅蓉揉着脑袋坐起身来,看着眼前的空瓶子傻了眼

 

 
“不,准确的说,是你一个人喝的”,冯宝宝两眼放光,“木想到你这娃这恁喝,下次…………”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张楚岚大喇喇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了过来

“宝儿姐,你昨晚干嘛呢?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不是我,是傅蓉喝的”


“傅姐喝的?她这么能喝的吗?你们昨晚没遇到什么麻烦吧,宝儿姐我跟你说啊,你一个人在外面,千万要小心,不能再喝那么多……………”


傅蓉晃了晃脑袋,心里盼着酒劲儿快点过去,她最近还真是要么不喝,一喝就要玩个大的,昨晚是爽了一把,现在只觉得里里外外都泛着酒气,恶心的反胃。她想着想着就回忆起昨晚喝酒的原因,心里暗骂这诸葛狐狸真是隔了十万八千里都能害人不浅。可老话是怎么说的,想什么来什么,傅蓉翻了翻口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屏幕上的三个大字让她手一软

 

张楚岚这个大嘴巴!

 

  
她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冷静自持的样子

“喂?诸葛吗?有事?”

“你又喝酒了?”,傅蓉听见他那边有箱轮滚动的声音

“没,没有,这外出办事喝什么酒!”,她梗着脖子,死鸭子嘴硬

 

对面的声音突然就冷了八个度,“你现在在哪儿?”

 

“离杨家村四里路的小林子里,怎么了?”

 

“我不是说让你别去吗?那边情况比较复杂,不适合你!”

 

 
傅蓉听见他把什么东西啪的放在桌上,有甜美的女声问他是不是要退房

 
 

“没事的,宝儿姐和我一起出任务,放心好了,你在干嘛?退房吗?诸葛少爷昨晚是不是一夜春宵啊?”,她笑嘻嘻的和他开玩笑

 
 
“傅蓉你听着,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现在马上回公司,不许胡闹!”,诸葛青加重了语调,带了几分严苛的责备

 

“诸葛青我也提醒你”,傅蓉最受不了这种语气,话里话外也强硬了起来,“我俩说到底还没什么关系,我做什么,大爷您还真管不着,拜拜了您嘞!”她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然后即刻后悔了起来

  

她是不是有点凶,好歹人家也是关心自己,傅蓉重重的叹了口气,到底他开始追着她要说法,她一时间喘不过气,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接完电话的冯宝宝收拾好行李站在绿荫下,傅蓉冲她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可以出发

 
 

那边被挂了电话的诸葛青拧了拧眉心,订了张直飞北京的机票,他再气,到底是不放心

 

终究是关心则乱

 

这边傅蓉接了诸葛青的电话,心里却实实在在的打起精神来了,诸葛半仙的名头怎么说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虽然身边跟了了个堪比bug的冯宝宝,可还是小心为上

 
 

然而事情的进展居然顺利到不可思议,几个一米八几的壮汉在看到冯宝宝的瞬间,哭的像个十来岁的孙子,傅蓉目瞪口呆的同时毫不留情把老几位五花大绑等着移交警局。村子偏僻瘴气又重,进村的警察迷了路,傅蓉觉得无聊就主动请缨去接人。

 

 

这一去不要紧,警察是带到了,傅蓉回来时也挂了彩,说是有人误入沼泽她为了救人被毒物刺伤,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好歹是养在瘴气里长大的,伤口不深也够傅蓉喝上一壶,她当夜里就发起了高烧

 

诸葛青在飞机上呆了一天一夜,刚落地就接到张楚岚的电话,说是冯宝宝那边进展顺利,他悬在半空的心还没放下,就被后一句搅的方寸大乱,张楚岚说傅蓉中了瘴气,冯宝宝正带着她赶回来

 

这是件难办的事情,他赶过去又怕和他们错过,只能在总部等,可他俩进度不知怎么慢了下来,足足过了小半月才到,要不是中途冯宝宝回信说傅蓉已经好了大半,诸葛青怕是已经进了深山老林里寻她

 

  
冯宝宝和傅蓉回来那天诸葛青硬是没去机场接人,等他们到了总部诸葛青见了活蹦乱跳的傅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干脆连晚饭都没吃。傅蓉扒拉着饭碗问徐四这人是怎么了

 

 

 徐老四何等精明,挤眉弄眼的说诸葛青这几日忧心的如何如何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恨不得声泪俱下,直说的傅蓉心里愧疚,拉了冯宝宝就要去给他道歉,徐四说这冯宝宝辈分高,做这事也不合适,要不你一人去得了,傅蓉脑子一热就应了下来,站在门口时才猛然想起自己是刚和他上了床的关系,抬起的手就怎么也敲不下这门

 

她犹豫间,门轴嘎吱响了一声,诸葛青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额,我是来喊你吃饭的,有你喜欢的菜,你来不来?”

 
 

诸葛青听了她这话却突然眯着眼笑了起来,

 “要么你自己进来,要么我扛你进来,选一样?”

 
  

傅蓉被他笑的后背直麻,连连表示不劳他老人家动手,她缩着身子从他挡在门框上的胳膊下穿过,一进门就听他温温柔柔的说了句

 
 
“裤子脱了”

 

傅蓉当即不乐意了,“诸葛青,我俩虽然睡过,那也是…………”

 
 

“上药而已,你想到哪去了”,他转身拿了个托盘,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的配合

 

傅蓉被噎了一下,磨磨唧唧的不肯动

 

“你是自己来,还是我替你扒下来?”,他声音带了些无奈,傅蓉抖了抖,利索的扒下了紧身长裤,她扯了扯T恤下摆,有些局促的坐在沙发上,傅蓉还是有些怕他的,尤其是现下这般模样,明明是诸葛青理亏,她却丝毫不敢反驳

“你现在倒知道害羞,你哪里我没看过”,他半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拉起她的脚放在膝盖上,伤口有些长,纱布从脚踝蔓延到小腿肚,他叹了口气,开始拆绷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为了躲我连命都不要了吗?”诸葛青没好气的埋怨,说着说着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我认识你两年,光是操得心就够我多活二十年”

 

“还不是因为你打电话训我,我这人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傅蓉被说的脸上一红,嘴上又不肯服输,小声嘟囔了几句被他一记眼刀吓得安静了下来

 

 

“这是诸葛家的秘方,上药法子有些特殊,你看清楚了,回去记得勤换”,他边说边动作,期间居然没碰到一丝丝伤口

 

傅蓉小鸡啄米式点头,只闻得诸葛青又叹了口气,不知怎的,傅蓉总觉得他这次忧心了许多。她垂着眼睑看他,诸葛青有副好皮相,脾性也是数一数二的,这样的人如此对她,她到底何德何能,她经历了三段失败的感情,自觉还是学聪明了些

 

还能是怎样,无非是觉得一夜情分,心里有些愧疚

 

 
她思及此,清了清嗓子,正在整理绷带的诸葛青抬眼瞧了瞧她,又低下头去

傅蓉觉得有些尴尬,可这些事迟早还是要说清楚的,她硬着头皮开口

 

“是这样的,诸葛青”,被点名的人正站起身去放托盘,听她开口转过身来瞧她,神色晦暗不明,傅蓉喉头一梗,诸葛青及时的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于是她又不知死活的开口

 

“我知道你心里总觉得有些愧疚,可我们毕竟也是成年人了,那晚我说我不在意确实是假的,可怎么说呢,两厢情愿,我也没什么好埋怨的,你也不必太过纠结,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诸葛青不回话,傅蓉沉默了一瞬,被这氛围压的透不过气,她边套裤子边努力做出轻松的模样

 

 
“饭菜我特意嘱咐他们留了一份,你记得去吃,谢谢你的药”,她右手搭上门把手,微不可闻的说了声再见,可这房间主人却不愿遂她意

 
 

诸葛青扯住她的左臂,一拉一拽就将她提了回来,他眯着眼睛,语气温和的开口

 

“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是在报答你和我上床的恩情?”


他这话意思太过露骨,傅蓉被刺的有些不舒服
 

“诸葛青,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他笑意更深,“我的意思就是,我觉得这样远远不够,需要身体力行的偿还”

 

诸葛青说着就朝她走了过来,逼的她步步后退,消毒水的味道越来越近,傅蓉僵着身子和他硬抗,却抵不过他力道,重重跌进他怀里


4.

自,自行车?



 

5.

有了上次的教训,诸葛青也算是学乖了,他定了凌晨四点的闹钟,最后干脆把人团成团束在他怀里,就差没使个什么术给她拴起来,当然,诸葛青不是没想过,他只是不敢而已,毕竟这人明摆着吃软不吃硬。况且傅蓉哭的那般厉害,他估摸着她心里的坎大概是跨过去了。

 

他抱着这样的心思安心睡去,再醒过来时只觉得后脖子疼,阳光穿过窗帘缝透了进来,他半阖着眼去摸手机,却发现它被强制关机扔在了一边,他这才猛然清醒过来


人又跑了,还是半夜特地敲晕了他跑的

 

他随手捞了件衣服套上,出房门刚好碰上徐老四路过,他正低头看手上的纸条,抬头瞧见诸葛青就是一个感叹

“嚯~诸葛兄弟昨晚玩的够厉害的啊!”

 

诸葛青低头瞧了瞧遍布锁骨的痕迹,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他刚要开口问,徐四就主动把东西递了过来

“人是今天凌晨走的,前台说她留了个纸条说是去散心了,喏,我猜着大概是给你的”

 
他说着就点了根烟,再开口就是带了些劝慰的语气

 

“傅蓉这姑娘心里有结,你得有点耐心,别逼的紧了,给她点时间,你对她怎样,她心里都清楚…………”

 

“我倒不是着急这个,她去哪儿了,我闭着眼都能猜到”,诸葛青撩了把额前的碎发,觉得它长的有些扎眼,“我只是想,她这么实在一人,怎么在我这突然就机灵了呢!”

他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完全不像是是那个骄傲又自持的诸葛家传人

徐四连连叹气

终归是剪不断,理还乱

 

魁儿不知道傅蓉为什么突然回来,只觉得她瘦了不少,连带着眉目都染上了几分疲惫

 

“傅姐,你要是不开心就别出去了,留在这不也挺好的?”

 

“你个小机灵鬼,说说,我哪里不开心了?”傅蓉笑着去掐她的脸颊

 

小姑娘懵懵懂懂,伸手抚上她的眉间,“这里,你回来后总是皱着眉,也不知道在愁些什么,又被野男人骗了?这次又欠了多少钱?”

 

“就你话多”,傅蓉长叹了口气,想要反驳又发现自己可不就是因为男人发愁。她暗骂自己不争气,一次两次三次,非要巴掌打过来才知道疼

 

她在泉水里晃了晃脚丫,脚踝侧的伤疤有些显眼,她蓦的想起诸葛青俯下身子,妥帖的给她换下伤药的情景

 

诸葛青对她着实不错,他一个世家公子也没骗她的必要。只是她到底过不去心里的坎,心大的人不容易受伤,可一旦疼了就是一辈子忘不了的事

 

“你倒是跑的快,怎么,翻脸不认人吗?”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傅蓉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还没来得及一巴掌拍醒自己就看见身边的魁儿起身


“哟!这不诸葛家的少爷吗?怎么有空往这旮旯里跑?”

 

诸葛青也不多说,搁怀里摸着钱包就往她身上一丢,魁儿眼疾手快的接住,一溜烟的跑远了

 
 

“傅姐,你和诸葛少爷慢慢聊啊!有什么事喊我一声,我立刻就到!”

 

这个小叛徒!傅蓉在暗自腹诽,思量间诸葛青就见样学样的坐到了她身边,他瞧见她光裸的腿,微微皱了眉

“你应该多穿点,即使是夏天也不能贪凉”

 
 

傅蓉却答非所问,另起话头
“还记得你当时坐在这里的样子吗?”

 

“记得,很狼狈,像个loser”

 

“也没那么严重啦”,傅蓉托着下巴

“那个时候你在我心里还是个贱人”,她转过头来对他笑,“当然你别误会,你现在在我心里……………”

 

“还是个贱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自顾自的捧腹大笑,一旁的诸葛青眯着眼睛瞧她,她觉得有些尴尬

 

“怎么?不好笑吗?”,她食指不安的在石头上打着圈

 

“还行吧,不是不好笑,只是我跟你不一样,你那个时候在我心里就已经很好了,现在也是,非常非常好”,诸葛青想着怎么才能显得真挚一些,他开始试图摆脱二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不再用华丽的词藻堆砌,学着笨拙而生涩的表露心意

 

“哈哈哈,是嘛?”,傅蓉给面子的笑了起来,像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可没一会儿,她的表情便悉数垮下,她撇了撇嘴角
 

“一点也不好笑,诸葛青”,她转过头来正面对上他的表情,“你放过我好不好?”

 

“我是豺狼虎豹吗?你就这么避讳我?”,他几乎要被气的笑出声来

 
 

“唉,行吧,你不开心咱们就不聊这个,来,喝酒”,她从身边的手提箱里摸出来一瓶二锅头塞到他手里


“你怎么又喝?”诸葛青拿着手里的瓶子,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

 

“一醉解千愁嘛!”,傅蓉毫不在意的回答,说话间拿着瓶口在石头上一磕一碰,插了根吸管就开始喝,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看的诸葛青汗颜

 

“你在他们公司倒是没学什么好”,他没好气的磕开一瓶

 

“是没学什么好啊!”,傅蓉摇了摇手里的酒瓶,“酒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你看,我喝醉的第一次和你上了床,第二次被你打电话气到了深山老林,第三次还没喝你就追了过来,诸葛青,你是酒虫吗?闻着香味摸过来的?”

 

 

酒壮怂人胆,她喝了几口说话也坦坦荡荡起来,这些事原本都是让她一提就炸,现在被这么坦然的说出口,诸葛青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表情

 

“上次是我在这听你说,这次怎么就反过来了?” ,她拿肘尖去戳他,“你也说句话啊,平常不挺能叨叨的吗?诸葛半仙?”

 

 
诸葛青叹了口气,酒瓶从左手换到右手,又换回来,循环往复却始终找不着合适的开口方式,犹豫间傅蓉就扔了颗定时炸弹

 

“你说你这么费劲干嘛?漂亮姑娘多的是,你怎么就追着我跑?”

 
 

这是道送命题

 诸葛青自认为是国手,在喜欢的人面前也答不出

 

“别紧张,我也不是喜欢挑刺的人,你能过来找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她灌了口酒,慢吞吞的说话,“我逃来逃去,与其说是讨厌你,倒不如说讨厌我自己,你看,我劝了自己无数次,不要吊死在一个地方,结果呢”


“诸葛青,我思来想去,还是中意你”

 

她面色平静,眼神却有些迷离,抓着酒瓶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只问你一句,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诸葛青侧头托着腮瞧她,半晌,他伸手揉乱她的发丝。泉水敲在石头上叮咚作响,傅蓉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像是喝醉了一般,在胸腔里怦怦乱跳,她抬眼瞧了瞧月亮,觉得它亮的有些不可思议,诸葛青懒懒散散的坐在月光下,像是下一秒就要羽化而去的仙人,她觉得自己就要抓不住他,慌忙伸了手去触碰

 

“我来这里是做什么呢?”,诸葛青歪了歪脑袋,像是在努力思考

 

她细长的手指在半空被截下,抓了她手指的掌心温度刚刚好,是曾经抚过她腰际的温热

 

“怎么的呢?”傅蓉学着他的样子侧了侧脑袋,迷迷糊糊的接话

 

下一秒,她的手掌被带着贴上他的脸颊,诸葛青笑开,紫色的瞳孔里映着她的身形

 

“申请转正,傅姑娘,你看,行不行?”

 

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那你呢?你要不要,和我一直在一起?

 
 
 

END

 
 
 
开车首杀

再次踏入冷圈的我瑟瑟发抖,有没有人来和我唠两句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这句话是说————我爱的人和我隔了高山大海,我追不上他,只能放弃。有些像文里傅蓉的心情吧,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明白,只是以前的经历让她觉得不现实,害怕抓不住倒不如直接放弃。傅蓉姑娘真的很好,我写不出来她万分之一的可爱。

最后,我爱青蓉

 

感谢看文!

 
 
 

评论
热度(136)

© 北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