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

自娱自乐

Bonbon. 凛杏

截出来一段当做祭品

自行车,以后写完会删

祝我十连出柴郡栗



>

>> 



    他亲吻她的双眼,发丝蹭着她的脸颊感觉微妙。她知道他一向不喜欢像温水般的亲吻。换做以前,每次亲吻时的凛月不像白日那般慵懒,不知为何总会显露些急躁,生怕她下一秒被谁抢走了似的。

    然而现今他的唇在她的眼睛四周轻扫,冰冰凉凉的,仅仅只是在那上边印下一个个吻。

    杏勉强睁着眼睛想去看他的表情,却不料他也正在瞧着她,两双眼睛撞个正着。一丝尴尬闪现在凛月眼中,这该怎么解释,他自个也不知道。他不知道此刻是怎么了,他只想亲她,无论是用任何方法。某一天曾在鸣上岚那儿好似听过,说是恋人间的亲吻是为了传达爱意,那么他这会儿约莫是在跟杏求爱。

    搞懂自己的所作所为,更是为了化解尴尬,凛月用手撑住后边的玻璃窗,将她押在中间,而后熟练地凑上去咬杏的嘴唇。唇上只是轻轻的磨蹭,弄得杏痒痒的有点想笑。果然那人的舌头趁虚而入滑进她的嘴里,差不多可以算作是在用蛮力舔弄着自己的口腔上颚,唾沫在双方嘴里交换传递,无比专注,他亲得专注,而她被亲得恨不得背过气去——因为自己总是忘记呼吸。她不知道,每当看到她眼泪汪汪的脸,他心中扭曲的满足感又会上升一个RANK,而后变得更变本加厉。

    他睁着眼,红眸子亮晶晶的,如同孩童得到了期望已久的玩具。

 

 

    呐,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称呼就去掉了后缀。凛月按着杏后腰的手掌加重了几分力道,他凑在她耳边道,你知道的吧。

    什么,她的声音细弱蚊鸣,然后顺势被他拥进怀里。凛月你在说什么……似乎被对方搅得乱了阵脚,甜蜜的气息包围了她,她就好像掉进了蜜糖罐子,被糖浆一般的耳语包裹住,滑溜溜的,怎么都爬不上岸。

    你知道的吧。他的嘴唇紧贴着她的脖子上下摩梭。她的皮肤很白,似乎是怎么晒都晒不黑的体质。但是比起朔间凛月还是差了点。



    ——我喜欢你这件事。




评论(5)
热度(92)

© 北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