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

自娱自乐

关于早晨夫妻会做的事情 凛杏

20161208 去年的凛杏
翻出来修修
微量阿十八



>
>>


叮。

朔间凛月打开微波炉,取出纸盒,将牛奶倒进他的专用杯——然后他抿了一口,温度正好。

杏在一边看着,嘴里叼着半块面包圈,说:凛月,我也想喝牛奶。

凛月捧着杯子坐到她对面,捻起白色盘子上的面包圈,慢条斯理地吃起来。等他喝干净了牛奶,才站起身,路过她接过她的碗筷顺便给了她一个吻——让她尝到嘴唇上一股奶香味,甜蜜而醇厚。

抱歉啦,小杏,刚刚是最后的。他拧开水龙头,而且我也是为了提神才喝的呀。

是的,这个人为了今天的约会提前一个礼拜调整了生物钟——为了能在早上清醒。

头一回听说牛奶提神。杏有些不满,她才不是在意这个。于是她将面前的橙汁一饮而尽然后放下杯子。今天朔间凛月洗碗。




要是小杏现在想喝,也不是不行。

对方笑得一脸天真无邪,不知什么时候以及关了水来到自己身边。好冰!杏一个激灵,却被他锢住手臂——如果手不是已经伸进了她睡衣里面可能又会给他骗了。

小杏,吸血鬼——特别是我这种老爷爷,白天是特别辛苦的哦——要好好对我。

自己可是起了个大早啊,这种违背生理常规的事情对身体可不好。所以都不做些什么就太对不起自己了。他的手轻抚在她的背部——她毕竟还没换衣服——然后滑到胸前,驾轻就熟地撩拨着每一个敏感点。

他的发丝搔得她的脖颈痒痒的,她歪了歪脑袋,他便向这边凑近了些许,另一只手扳住她的下巴,手指探进她的口腔,捏住了她的舌头。

手指在嘴巴里慢慢搅动,指腹轻轻地摩擦着舌面。她的舌头在抚触中躲闪,却被再次捏牢,拉出了一小截来。她从喉咙里发出唔唔唔的短促音节,竭力不让唾液溢出口腔然而却被身后那人的手从背滑落到了腰上,随意揉捏几下,杏就感觉不太妙,腿直接软了下来,一个没控制住,液体顺着他的手腕往下落。

她挣扎着,终于空出一只手,狼狈地在他双臂的压制下擦掉了脸上的液体。

强迫症吗,小杏。凛月看着杏,脸上只是得意,她没有来得及出声制止,他强行把她转得面向自己——声音就被他堵了回去——只见凛月的面孔在眼前不断放大,接着他伸出舌头,舔上她的下巴,把她没擦干净的地方统统舔了一边。

好,干净了。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嘴角的弧度暴露了他此时愉悦无比的心态。杏很想打他。

凛月,她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纵使他的手臂还环绕着自己脖颈,今天是什么日子。

凛月歪了歪头,一脸震惊:在结婚纪念日跟自己的妻子上床有什么不好的。

那现在是几点?凛月转了转眼珠子,一脸正经:十点二十七分。

杏几乎要被他折服了。可我们约好今天要出门的。

难得我白天那么有干劲——小杏,有什么不好的——他用额头抵着她的,朔间凛月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

可……未说出口的最后的那个音节被什么堵在了喉咙里,朔间凛月撇过头吻住她,好不容易找回的理智又一次崩塌了,杏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们倒在餐桌上。只感觉到对方疯狂却掺杂着一丝温柔的索取,舌与舌的纠缠,甜蜜无比,犹如败坏的覆盆子依旧散发的糜烂香甜。依稀听见一丝呻吟飘出她的嘴。

——明明不想这么做的——她羞耻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却又被凛月握住、拿开。那张无疑是美人的脸庞一次次在她瞳中放大,接着便是感到一次次因为缺氧所带来的晕眩。而他的眼中饱含欲望,还有她的样子。

等等,在、在这里……杏还在垂死挣扎。

凛月咬住她的手指,哼了两声:要去床上吗?其实偶尔改变习惯也不错呀。



她惊异着自己居然没有抗拒,凛月身上淡淡的香甜气味飘进她的鼻腔,她的大脑深处一片茫然。

凛月隔着那一层单薄的布料轻巧地抚摸着她的蝴蝶骨——明显却不突兀。呼吸逐渐粗重,不由自主地往下滑揽住盈盈一握的腰,在他想要触及她肌肤的那一刹那,杏好像打了个冷颤停了下来,喘着气,抓住那只正欲放肆的手。

嗯?温软的气息喷在杏的脖颈处,凛月停了下来,轻喘了一口气。杏顿时感到令人酥麻的电流穿过了她的四肢百骸,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超强紧急刹车(……
话说其实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滴黄梗呀(。)就是说喝牛奶(。)

评论(3)
热度(79)

© 北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