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

自娱自乐

在离你很远的地方


周小柔现在想吃苹果派。


雏菊盛开在耳机里。XBOX像是被嫌弃了一般倒在房间的角落,似乎已经积了不少尘埃。
天气预报有说今夜晴朗,可惜星空应该是被窗帘遮住了。下意识地转头勒令自己的另一个分身去拉开,只看到空空如也的桌前,那个人替自己还没写完的家庭作业就这样摊开在暖黄色的灯光下。


天才儿童周小柔,什么都能轻易办到的周小柔,从小就被保护得很好的周小柔,到头来再怎么厉害,也只能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就这样渐行渐远离自己而去了。


失去了才开始珍惜,是被念叨过无数次的、轻易可以理解的话;是曾经周小信提起、周小柔却不屑一顾的话。


在呼拉瓦庭院的最后一次促膝相谈,在乔·吉诃德彻底失去魔法脱离周小信的身体之后,在很远很远背道而驰的彼方,从什么时候开始,抓不住的总是偏偏被她喜欢上了呢?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使是重复上千遍仿佛从诞生起就无比熟练了的演算,都做不出正确的答案了呢? ​​​


“我很想你”


这个世界是有魔法的。
时间、空间,都是可以任意更改的东西。
而我对你的记忆,不知何时就会被剥夺掉呢。


如果可以,用你最拿手的青魔法,请施展吧。



“施展我的世界里最初,也是最后的魔法吧”

评论

© 北野 | Powered by LOFTER